飯局小姐-兼職/日領/夜晚工作/酒店公關

關於部落格
歡迎到訪我的Blog喔,飯局小姐-兼職/日領/夜晚工作/酒店公關讓妳瞭解-小巴(Mr.8)在酒店的一切。※0918-506-505※即時通:a82522451※Skype:a0918883838@hotmail.com※請加我 微信 app LIne a0918506505。
  • 34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夜車司機遇鬼記

“駿馬常馱痴漢走,巧女常伴愚夫眠。”舊上海老大杜月笙語錄,很值得看影陪 <“駿馬常馱痴漢走,巧女常伴愚夫眠。”舊上海老大杜月笙語錄,很值得看影陪
有人經常會問,這個世界真的有鬼麽?我也給不了明確的答案。有人說我真的見過,有人說有什麽鬼有鬼,我怎麽沒見過。我不否認他們的存在,因為接下來我給大家講的故事,就是跟這方面有關的。

楊碩今年41歲,靠跑長途運貨為生,經常會走夜路。他是壹個不信邪的人。這麽多年了,開夜車走夜路什麽事情都沒有發生過。所以,他的車裏連個平安穗都沒有,更別提什麽驅邪壹類的了。

2011年底,眼看著馬上過年了,他萬分著急。想著趕緊把最後壹批貨物送到,好回家和媳婦還有兩歲的兒子過個年。等了壹上午,下午工人才陸續到位,磨磨蹭蹭的總算把貨物都裝好出發了。

出發前,他遇到壹白胡子老頭,告訴他開車的時候無論遇到什麽情況千萬別停車,否則會惹來大麻煩的。看著這老頭穿的破破爛爛的滿臉胡碴子,直覺就是個瘋子,楊碩也沒有在意他說的話,直接開車上路了。

開了大概三個多小時,眼看著天快黑了趕緊找了壹家加油站好加加油。剛壹下車,就碰見了壹個中年婦女。中年婦女主動搭話,要求楊碩送他壹程,過年人太多想搭個車太不方便,楊碩便答應了。

因為楊碩是個很熱心腸的人,老好人壹個。加完油,中年婦女變跟隨楊碩上了車。剛開始兩人無話,覺得有點尷尬,楊碩是個老實又木訥的人,不擅長言語只好悶著。

中年婦女則是盯著楊碩的臉看個沒完,給楊碩看的有點不好意思。雖說自己已經是過來人,四十多歲。可是被這麽壹個風韻猶存的中年��女盯著,自己多多少少也會感覺到不好意思。

直到給楊碩弄的實在是不知道怎麽辦好了,楊碩才開口:妳總盯著我看幹什麽?中年婦女沈思了壹會說道:我看弟弟妳印堂發黑,可能最近要有什麽怪事發生。

這樣吧,我送妳壹個風鈴,若是風鈴無緣無故的就響動不停,妳最好不要停車,直接開就是。話落,中年婦女從她的包包裏拿出了壹串風鈴卦在了鏡子上。楊碩笑了笑,沒有說什麽。

只是在心裏滴咕,今天怎麽了遇見都是怪怪的人呢,神神刀刀的。又覺得很可笑,無奈的搖搖頭。又開了大概40分鐘,到了壹個村子的路口,中年婦女便下車了。

臨走的時候,中年婦女覺得還是不放心,便把自己隨身佩戴的玉佩送給了楊碩,並要求楊碩帶上。楊碩看著這銅錢似的玉滿漂亮的,也沒做推遲便帶上了開車走了。,女人則站在原地,口念佛號:阿彌陀佛,希望能幫妳擋住這壹劫。

眼看著馬上半夜11點了,楊碩有些犯困。但想想在過三個小時基本上也到達目的地了,也就勉強的打起精神。壹個人開車實在無聊的很,楊碩索性的放上了歌曲,連開車連跟著哼哼著。

忽然風鈴想了起來,也沒有風,還是壹個勁的抖動不停,這聲音都壓過了放的歌的聲音,著實嚇了楊碩壹跳,馬上想起了女人說的話,心裏也敲起了小鼓點。他趕緊向車窗外看看。但是什麽都沒有。

風鈴還是壹個勁的震動不停,楊碩心思自己是被他們弄的神經質了已經,開了這麽多年車,也沒有遇見過什麽用科學解釋不了的事,隨手便把風鈴扯了下來,丟在了副駕駛的座位底下。但風鈴還是震動個沒完沒了,楊碩覺得鬧心,開啟窗戶便把風鈴丟了出去。

壹切終於恢復正常了,楊碩接著哼著歌,愜意的開著車。剛開到壹個轉彎處,他放慢了速度。有個紅衣女子帶著壹個孩子,在路邊向他招手。
這大半夜的,怎麽會有壹個年輕漂亮的女子帶著壹個孩子在這麽前不著村後不著店的地方呢?是不是和丈夫吵架了?怪難為她的,這三更半夜的。

就是我這大老爺們也不敢啊,何況還帶個四五歲的孩子,若是遇到了壞人可怎麽辦。楊碩停下了車,開了車門問道:是要搭車麽?女子點點頭。是去M縣麽?女子又點點頭。好吧,上車吧!

女子帶著孩子坐上了副駕駛。楊碩開起了車子,繼續趕路。楊碩覺得有點不對勁,車裏的溫度實在太冷,他開啟了空調還是凍夠嗆,女人自從上了車就面無表情,那個孩子也壹樣。目視前方,眼珠子轉都不轉壹下。這時楊碩真的有點發毛了,他二話沒說加快了速度,想趕緊把他們送到M縣,自己也就放心了。

終於到地方了,楊碩長舒了壹口氣,趕緊打開了車門。女子下了車,連聲謝謝都沒說就站在路邊,看著楊碩。楊碩也是心裏有些害怕,也沒在說什麽。關上車門,便開動了車子打算繼續趕路。

他總覺得這女人沒有走,他偷偷的看了壹眼倒車鏡什麽都沒有,心思她們可能已經走了。但是他回頭壹看,這紅衣女子還是沒有走,壹直在看著他,那個孩子也是壹樣。

就這樣壹直的盯著他,他感覺自己渾身的毛孔都張開了,壹個勁的往外邊冒涼氣。人在驚恐的時候,第壹反映就是想快點離開這個地方。楊碩加大了油門,拼命的開車。開著開著,他還是不放心,怕那女人跟上來,回頭看了看,什麽都沒有這才放心。

但是讓楊碩覺得很蹊蹺的是,自從這女人上了車,便再也沒有看到有車從自己的身邊經過。而且剛才由於自己的恐懼,也沒感覺自己開錯了路。

因為路壹直都是向前走的。但是越開感覺越不對勁。

這明明不是自己送貨去的路,送貨的路自己夜裏跑了不下於十回,我是不是走錯路了?越開心裏覺得越沒底,車窗外的壞境越陌生。想找個人問問,可路上壹個車都沒有,更別說人了。沒辦法,楊碩只好硬著頭皮接著開。心跳的速度越來越快。

直到楊碩快要崩潰的時候,終於看見前邊有個車站,有很多人在等車。有個小巴壹樣的客車停在了哪裏。很多人都陸續上車,只是上車的速度很慢。楊碩放慢了速度,想問問這裏究竟是哪?

楊碩停下了車,四處打量了壹下環境,真的是很陌生。站牌立在了石崖下邊,站牌的顏色是白色黑字的,夜裏看起來很是不舒服。前邊的路都看不清楚,實在是太黑了。根本無法辨認是去哪個方向的。

站臺下壹共有22個人,在陸陸續續的上車,他們雖然速度很慢,但是沒有說話,只是壹個接著壹個的上車,也沒有往楊碩這個方向看。看著看著,楊碩突然看見了自己拉的那個女人,怎麽他們壹下子就到這了呢?我明明是送他們下的車,他們也不可能搭上別人的車,因為這壹路我連個車的影子都沒碰到,他們是怎麽到這裏的?

越想越越害怕,越害怕就越盯著女人看,幸虧這女人和孩子沒有看著他,否則真會把楊碩嚇個好歹的。女人上了車,就剩最後壹位了,楊碩怎麽看怎麽眼熟,穿的衣服好像在哪裏見過,這個人的長相也是如此的熟悉。楊碩琢磨了半夜也想不起來是誰。

突然,這個人回頭了,空洞的眼神盯著楊碩,楊碩第壹個反映那不是我麽?緊接著楊碩像丟了意識壹樣直直的奔著小巴走了過去,眼看著就要上車了。

忽然壹陣鈴聲傳了過來,壹個瘋癲的破爛老頭,搖著壹個臟兮兮的鈴鐺,嘴裏還振振有詞的說道:陰人上路莫強求,不是陰人別上路,快快跟我回,快快跟我回。
這時,車子裏的人都看向了老頭這邊,也就是壹瞬的時間車裏的人都出現在了楊碩的身邊,連司機都下了車,他們用手撕扯著楊碩,把楊碩往車子裏拽。他們越著急拽,老頭的鈴聲搖的越兇猛,漸漸的楊碩恢復了意識,開始了掙紮。

這些所謂的人漸漸的變了模樣。衣服破爛不堪,渾身血跡斑斑。尤其是那個女人帶著的孩子,腦袋都少了壹半。他們拼命的撕扯著楊碩,楊碩根本反抗不過他們。

眼看著就被拖上了車,老頭趕緊幾個箭步就撲了過去,撒了壹把略帶刺激味道的東西,好像全部都是晶體。只聽壹聲接壹聲的慘叫,和肉類腐臭的味道,熏的楊碩直想吐。

楊碩被松開了,他好像被嚇傻了,眼看著這些恐怖的“人”們壹個個變成了壹堆堆的水跡,他都不知道逃跑。

直到他們壹個個的消失變成了水跡,小巴,站牌慢慢的消失,老頭才來到了楊碩的身邊,告訴楊碩妳應該跟我回去還魂去了。老頭用手在楊碩的腦袋上繞了三圈說了句;跟我走。楊碩便點點頭。

跟著老頭往來來時的路走了回去。路上,老頭告訴楊碩,我就是擔心妳不把我的話放在心上,我偷偷的就上了車,藏在了妳的貨物箱上。這壹路這大風,差點沒吹散了我這把老骨頭。

要不是看在妳是個好人的份上���我才不多管這閑事。我是可憐妳家的娃,我可不想我這麽好的徒弟,從小就失去了爹。。。。。。。。。這壹路老頭絮絮刀刀的沒完沒了。

走著走著,楊碩看到了自己的車,已經側翻了。自己被壓在了駕駛室裏,面色蒼白。老頭說,妳回去吧,妳還有19年的壽命,好好珍惜。醒了以後切記妳的孩子5歲的時候我就要帶走了。這也算是咱們的緣分。

我會教他壹些真本事的,妳大可放心。18歲的時候就會自己回來的,讓他給妳送終的。楊碩點點頭,便躺在了他自己的身體上。

楊碩感覺身邊好吵好鬧,渾身疼痛不已。感覺好像有誰在叫自己,他艱難的睜開了眼睛,發現他的身邊圍全是人,正要把自己擡上擔架。他四處看了看沒有看到這個老頭,他知道是這個老頭救了自己。

又用手摸了摸自己的玉佩,發現已經斷裂。看來這玉佩沒有擋的住這麽多的惡鬼。哎,世界上真的有鬼來索命的事。他很感謝自己的兒子,若不是兒子帶來的緣分,也許他早已經離開了這個世界。

這個年,楊碩是在醫院度過的。身體沒有受到實質性的傷害,只是頭部遭到了撞擊,萬幸中的萬幸。從這以後,楊碩只要有時間就去寺廟逛逛上上香。因為他相信這個世界上有鬼的存在也就有神靈的存在。他是用壹顆虔誠的心去上香。我想他壹定是真的真的很虔誠。

從這事以後,楊碩不再開車了。把車賣了而是在家和媳婦開了壹家小面館,生意也算的上是紅火,三口人過的也是其樂融融。眼看著孩子就要到5歲了,楊碩把自己的車禍的遭遇講給了自己的妻子聽,並告訴了妻子是這個老頭救回了自己,而且自己也答應5歲的時候把孩子讓他接走,做他的徒弟。他的妻子沈思了良久,最後點點頭同意了。

這壹天還是到來了,剛壹開門,老頭便做在了桌子前要好吃好喝的,楊碩夫婦二話沒說就做了壹大桌子的酒菜,讓老頭吃了個全飽。吃完,老頭說孩子我要帶走了。

楊碩妻子不舍的摸摸了摸孩子的頭。告訴孩子跟這個爺爺走。孩子也沒有大哭大鬧,只是跪著朝楊碩夫妻二人磕了三個響頭,便和老頭走了。

楊碩自言自語到,我的兒子會回來的。18歲的時候就會回來了。。。。。。。。。

沒見過鬼的人,壹輩子都不會相信他們的存在。而見過的人,此生將會深信不疑。
酒店工作的內容是什麼呢?13. 不要的東西,再好也是垃圾。14. 如果你沒瞎,就別用耳朵去了解我。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