飯局小姐-兼職/日領/夜晚工作/酒店公關
關於部落格
歡迎到訪我的Blog喔,飯局小姐-兼職/日領/夜晚工作/酒店公關讓妳瞭解-小巴(Mr.8)在酒店的一切。※0918-506-505※即時通:a82522451※Skype:a0918883838@hotmail.com※請加我 微信 app LIne a0918506505。
  • 34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采寫:記者畢云   ■講述:淡枝(化名)   ■性別:女   ■年齡:26歲   ■學歷:中專   ■職業:無業

他們一直在想該怎麼辦?擁有正面能量的人,會對生活樂觀,對自己信任,到酒店上班是不是真的哪麼好賺
  ■采寫:記者畢云
  ■講述:淡枝(化名)
  ■性別:女
  ■年齡:26歲
  ■學歷:中專
  ■職業:無業
  ■現狀:未婚
  ■時間:7月26日下午
  ■地點:楚天都市報一樓大廳
  淡枝(化名)在電話里說,她是個未婚媽媽。我再打她電話聯系采訪時間,是她女兒接的電話,稚嫩的聲音,可愛極了,說媽媽出去買菜了。于是,我以為淡枝是一個人孤苦地帶著孩子。
  見面后,我才知道,淡枝是有男人的,就是她女兒的生父,而且他們一家三口一直住在一起。只是,那個男人一直不肯跟她正式結婚。
  做他的女人時,我還沒滿18歲
  習非(化名)是我女兒的父親,但我卻沒資格叫他老公。他今年48歲,比我大整整22歲,我跟他大女兒同年出生,只比他兒子大2歲。
  認識他的那年,我在G市讀中專,快畢業了。
  習非的一個朋友認識了我的同學,有一次邀請我們去玩,當時習非也在場。他身高1.8米,我1.68米,大家排座位時就半開玩笑地把我倆安排在一起,說這樣般配。
  習非和他朋友都是搞廣告美術設計的,我們恰好也是學的這個專業,他們就經常來找我們,給點小活我們做做,掙點小錢。
  來往多了之后,我對習非的經歷也有了些了解,他似乎也沒想瞞我。那時,他已離婚好幾年了,離婚之后,他找過好幾個女人,有的還同居過,同居時間最長的一個長達幾年,但結果都是一樣的,沒結成婚。
  那年快放寒假的時候,我和另一個女同學住進了習非家里,讓他指導我們寫寫畫畫。他女兒在高中住校,我們倆就住她女��房間。那時候,我蠻單純,沒覺得這有什么不妥,也許是因為習非在我們面前一直很規距,從來沒有想動手動腳。
  但有一天,習非突然說讓我們和他換房間,他過來住女兒房間,我們去他房間住。到了第二天早上,那個女同學不知為什么突然早早地起床走了,留下我一個人躺在床上。然后,習非悄悄進來了,溜上了床,我也沒反抗……
  我就這樣迷迷糊糊地做了他的女人。那時,離我18歲生日還差2個月。
  后來我仔細想了想當時的情境,覺得那天早上的事是習非和我那同學設好的一個圈套。
  要過年了,我回家了。我的家在H縣。習非惦記著我,趕去我家找我。家里人問這男人是誰,我說是學校的老師,他們也沒懷疑。
  紙是包不住火的。后來,家里人還是知道了習非跟我的關系。但他們認為生米已經煮成熟飯,也就默認了。再說,習非挺有能耐的,很會賺錢,我家人覺得他雖然年齡比我大太多,但我跟著他至少不會愁吃愁穿。
  寒假過后,就是最后一學期了。畢業后,我就正式跟習非同居了。
  生孩子后,我成了家庭婦女
  我跟習非之后,懷過兩個孩子,都打掉了。現在這個女兒,是第三胎,是我拼命爭取,才保下來的,本來習非也是要我打掉的。
  說到懷孩子的時候,淡枝眼圈開始紅了。
  習非在G市算個有頭有臉的人物,是政協委員,當然很不愿意我生下這個孩子。他自己本來就有一兒一女,如果跟我結婚,這個孩子就算超生;如果不跟我結婚,這個孩子就是私生子。總之,都是讓他臉上無光的事。
  但我用我的眼淚拼命要保住這個孩子。習非無奈,只好把我送到湖南他的一個遠房親戚那里,給我租下房子待產。
  那段時間,除了他親戚每天來一下,基本上都是我自己照顧自己,感覺自己孤苦無助。習非總是說他很忙,抽不開身過來。我心里雖有怨氣,但想想也能理解他。他不拼命掙錢不行,除了要養一大家子人,供一對兒女上學,他還要還債。跟前妻離婚時,給了她一大筆錢,離婚之后,他又買了很大的房子。整個家都靠他一個人撐著,還要撐得風光體面,他也不容易。
  孩子滿月之后,我從湖南回來了。
  從那之后,我就成了家庭婦女,我每天的活動場所基本就是家里和菜場,而習非基本上是早出晚歸,忙他自己的事,我從不過問。前幾年,他來武漢發展,還在武昌買了很大的房子。我隨他過來了。我是有專業的,可以幫他的忙,也可以自己出去工作,但他說家務事太多,不讓我出去。
  我問淡枝:“你只比他兒子大2歲,跟他女兒一樣大,家庭關系如何處理?”她說:“我跟他同居后,他女兒就去北京上大學了,每年也只有寒暑假回來一下,回來也像客人,很客氣。現在,她已經在北京工作了,回來更少了。所以,也不存在什么矛盾。他兒子現在離家不遠的一所大學,大四了,每到周末回來,我們相處得還可以。我想,他的一對兒女也許早已習慣了家里多個不能叫媽的女人,因為,在我之前,習非已帶過好幾個女人來家同居過不短的時間。只是我生了孩子,更像這個家庭的成員了。”
  我們就這樣生活著,像一個正常的家庭。唯一不正常的是,我和習非沒拿結婚證。 -
  其實,還有一些跟正常家庭不同的地方,就是家庭財產方面。前幾年我們就來武漢買了房子,定居下來了,但房產證是他兒子的名字,跟我和女兒無關,他的錢我從來不過問,他也從來不向我交生活費,只是過些天給個一二百,他給多少我就接多少。再就是,他總是很忙,從來沒時間陪我和女兒一起出去逛公園什么的,我們沒有正常家庭的那種天倫之樂。
  我很詫異,問她:“那你不是完全沒有自己的經濟來源?想買件衣服怎么辦?”她說:“他愿意陪我去買呀,就是不給我太多錢自己支配。”我說:“這不就像家里的一個保姆嗎?”她含著淚點點頭。
  日子快過不下去了
  這樣的日子雖然過得不算舒心,如果能一直這樣過下去倒也罷了。但現在我感覺這樣的日子都過不下去了,我們隨時會分手,只是因為我的女兒,他才沒讓我離開。
  這兩年,他經常很晚回來,每次回來都很疲憊的樣子。我們各睡各的臥室,兩年沒性生活了。我問他為什么要這樣,他說,他有嚴重的頸椎病,睡不了我們臥室的席夢思,要自己睡硬板床。我覺得這不算理由,但也沒發現他在外面有女人的蛛絲馬跡。
  但去年發生了一件事,讓我對他的生活作風又有些懷疑。
  去年,我姐姐要結婚了,來武漢買結婚用品。那天下午,習非說他要回老家G市,可以帶我姐一起回去。我姐就跟著他一起回去了。可是,時間太晚,最后一趟班車沒有了,習非臨時決定,先坐車到離G市很近的一個地方。到了那個地方,習非說,沒有去G市和我老家H縣的車了,就在旅館住一晚吧。他還顯得很關切地問我姐的男朋友怎么樣,對她好不好,最后竟然向我姐提出了非分的要求,說可以給我姐5000塊錢。我姐很氣憤,拒絕了他的要求,對他說:“我妹妹不到18歲就跟了你,一直這樣不明不白地的,家鄉人都在說三道四,你再不好好對她,她怎么辦?”
  我姐怕我傷心,一直將這件事瞞著我,最近才告訴我。
  得知這件事之后,我很痛苦,對習非的人品產生了懷疑,但我還是不認為他在外面有女人。我想,他對我冷淡,對我缺少關愛,只是因為,他以前跟好幾個女人同居過,在感情方面已經麻木了,沒了激情。
  我有時心里很委屈,就哭,他也從來不過問。他不心疼我,但也不罵我打我。
  我問:“你沒催他拿結婚證嗎?”她嘆了口氣,才接著說。
  我也想跟他正式拿結婚證,但他總是回避,每次說到這個問題,他就說:“你不用操心,我自有安排,反正只要有我在,不會讓你和女兒餓肚子。”逼急了,他就說:“你要是遇到合適的男人,可以走,我也不攔你。”我覺得,他內心其實是希望我離開的,只是因為這個女兒扯著。
  我也不明白,他為什么一直拖著不肯正式跟我結婚。按世俗的觀點,我的年齡,我的相貌,配他是綽綽有余了。他為什么不肯給我和女兒明確的身份呢?
  記者手記 為什么不娶你
  記者畢云
  淡枝跟習非的女兒一樣大的年齡,后者在北京上了大學,擁有美好的前程;而前者卻是個未婚媽媽,每天像保姆一樣侍候著年齡可以當她父親的習非,想“轉正”成為他的妻子竟是奢望。人的命運就是這樣不同。真是一步走錯,步步錯。
  淡枝希望我幫她分析分析習非不肯跟她拿結婚證的原因。老夫少妻,是很多男人的夢想啊,習非為什么不愿結婚呢?是外面有女人,不想結婚后變得不自由嗎?淡枝否定了這種��測。是對任何女人都沒有愛的激情了,不想負責任嗎?淡枝傾向于這種猜測。
  有女人侍候著日常生活起居,料理家務,照顧孩子,這就夠了。結婚不結婚有什么兩樣?有那一紙證書,只是多了些羈絆,多了些潛在的風險。萬一再過不下去,又要離一次婚,打得頭破血流地分財產,那不是自找麻煩嗎———這也許是一些離婚男人只想同居不想結婚的真正原因。
  如果一個男人,在完全有條件結婚的情況下,主動選擇不跟你結婚,那一定是心里對你沒有愛,或愛得不夠深。很多女人不明白這一點。淡枝似乎明白,但也無奈,因為她尚沒有掙脫這個藩籬的勇氣。
小姐所以這是窮人一個非常典型的心態,他會說:“你行,我可不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